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做先行示范区,这五道坎深圳能过得去吗?

发布时间: 2019 - 08 - 27

作者:宋 丁

这两天,深圳几乎被有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的评论和分析淹没了,网上一片叫好声,深圳也信心满满,意欲抓住这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再一次的超级机遇,努力搞它一个货真价实的全球标杆城市出来。

我近日已经写了两篇文章谈到了深圳做先行示范区的背景和前景,总体上当然是看好的,我对深圳的大趋势、大方向和大前景从来不怀疑。不过,总有一种另外的感觉,觉得深圳做这个先行示范区恐怕相当不容易,一定会有反复,一定会有迷离,甚至一定会有一些失败的地方,深圳恐怕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和行为准备。我分析,至少有这么五道坎在拦着深圳,不知道深圳能否跨得过去?

做先行示范区,这五道坎深圳能过得去吗?

第一道坎:中央对香港再次提振信心。

说实话,这次中央给深圳如此一个大蛋糕,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由香港的困局引发的。大家都知道,仅仅在半年前出台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香港还牢牢占据着大湾区领军城市的地位,中央给予香港极大的关注和政策的扶持,相比之下,深圳明显处于弱势,只能处处作为香港的陪衬和副手。中央当然没有料到仅仅几个月后香港的局势就变得如此复杂、难控。面对日益严峻的国际竞争和挑战,中国的改革开放急需继续推进啊,大湾区必须要加速发展啊,怎么办?中央想到让深圳担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挑这个大梁,其实就是让深圳来做大湾区的龙头城市,这一点非常明显,我们无需回避。

问题来了:香港真的不行了吗?事实上,香港的本底仍然坚固,作为国际金融、贸易、航运、旅游中心,香港仍然有底气,它近年来在国际评比中仍然占据着最具竞争力城市榜首或前三的位置。只是近期的港独暴力活动让香港蒙上了一层阴影。近日特首林郑月娥已经提出构建对话平台、通过对话找出路的建议,这是理性的、也是最佳的解决香港困局的方式。香港的问题总是要找到办法的,总是要解决的,不可能就这样一直僵持下去。一旦缓解并逐步恢复,香港还是那个香港,它的国际影响力仍在,内地连北京、上海这样的巨无霸在国际化方面都很难和香港竞争,香港仍然有自己独到的魅力和前景。

我认为,中央支持深圳做先行示范区,引领大湾区的发展,并为全国的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做表率,是基于长远战略考量,并没有也不可能否定香港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一旦香港恢复秩序,恢复繁荣和稳定的局面,中央将会继续表态支持香港的发展,那时候,香港的定位很可能再次提升,可能形成深港双龙戏珠的格局。我觉得这个局面很可能是大概率事件,而不是当下人们想象的那样,香港下沉,深圳浮起。如果香港再一次被中央关注和提振,相对而言,深圳的地位和角色无论如何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这是必然出现的。我想,深圳还不能沉浸在“香港此番沉沦就永远不会翻起来”的想象中,要做好香港底气复原的心理准备,做好中央把关注点再一次向香港偏移的准备。如果真的是深港双龙戏珠,那是最好的局面,不要忘了,大湾区纲要中提到的就是“港深极点”,而不是香港或深圳独舞。

第二道坎:没有直辖和扩容,先行示范做起来很困难。

也许,对深圳来讲,直辖和扩容的重要性一点也不比这次的先行示范区差,因为深圳经济动能非常强大,经济总量也已达到24000多亿的水平,经济增长速度仍然不低,但土地开发强度已经超过50%,远远超过国际警戒线。深圳渴求扩容已经多年,就是想争取到一点更多的发展空间,好不容易因特殊原因搞到一个深汕特别合作区独立管理权,立马锁定为深圳第11区,实在是迫不得已。还有直辖,喊了多年,为什么喊?无非是想更加直接体现对国家的责任,让改革开放的试验更具有独立决策权,就这么简单。一个扩容,一个直辖,这个在中央层面看似十分简单的事,搞到现在仍然杳无音信,连先行示范区都出来了,给予深圳那么多的重任,我就想,那么多的好项目、好东西,往哪里放啊?有人说,从旧改里面找地皮啊。说的好轻松!一个木头龙,旧改了10多年,还僵在那里。放开来说,即便政策调整,旧改腾挪土地速度加快,巨量的补偿导致开发成本大幅上升,这样的旧改空间能承载多少先行示范区要求的重大项目?就不怕房价一路飙升吗?如果深圳由于土地限制,不能有效、顺利接纳相关重大项目,那先行示范区怎么落实?

深圳高层是有说法:只要是符合深圳产业政策的好项目,深圳一定能满足土地供应。但那是在先行示范区意见出台前说的,意见出台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在如此繁重的战略任务面前,我还是担心,深圳这点空间实在是承受不起,目前深圳全市建筑空间平均容积率已经提高到全国最高水平,住宅普遍高度提升到40到50层,深圳还正在成为全球300米以上高层建筑最密集的城市,这意味着深圳的地面交通压力、综合公共服务配套压力更大。这就奇怪了,为什么不能让深圳拥有更多一点的空间呢?旁边惠州11000多平方公里,大约有6个深圳那么大,可就是平衡不出一块地来。为什么一个劲给深圳加多发展的压力,却一直不愿给它增加一点合理的空间?难道让深圳把综合性全国科学中心建到天上去?难道让深圳把海洋大学建到海里去?难道让深圳把人工智能实验室建到地下去?

我不太清楚中央是怎么考虑的,总之我认为,在没有扩容和直辖的背景下,深圳落实先行示范区的难度会很大,这个问题非常明白,无需讨论。

第三道坎:北、上、广。

尽管深圳顶着个“全国最成功的经济特区”的头衔,似乎再加一顶“先行示范区”的大帽子理所当然,然而,几个老大哥——北京、上海、广州显然不太服气。毕竟,四个一线城市,深圳排名老四,无论文化底蕴,还是城市规模,无论经济总量,还是国际影响,三个老大哥那都是当仁不让。可是,如此重大的政策却偏偏又落在小弟弟身上,注意,是“又”,四十年前了已经给了一个经济特区,发展超快,如今再弄一个先行示范区,岂不是再给深圳插上一双巨大的翅膀,这让三个老大哥情何以堪?

其实,北京倒不太在乎,反正首都地位谁也替代不了,还怕你深圳一个什么先行示范区?比较有想法的应该是上海和广州。上海去年刚刚拿到科创板注册制改革的政策扶持,现在深圳的创业板就迎头赶上来了,几乎一模一样,这让上海很不爽。再着,前些日子,上海刚从中央拿到一个政策: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意欲打造上海最高级别的开放发展地带,没想到没几天深圳先行示范区就出龙了,可怕的是,这不是一个片区,而是整个城市!上海有点遭碾压的感觉啊。昨天,老大跑到上海临港新片区考察了,让我感觉就是一种来自上海的平衡需要,这种力量可以说在上海和深圳之间始终存在,所以,深圳的先行示范区在未来会有很多被“平衡”的情况,所谓平衡就是一种削弱,这点深圳很明白。

广州的情况就更明显。大湾区纲要里面,广州的定位要明显高于深圳,半年来,广州卯足劲大干快上,成就斐然。突然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掉到深圳那边了,广东省立马宣布,举全省之力,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我想不出来广州怎么支持深圳搞这个东西,广州自己的事还一大堆,恐怕没有那么多精力吧。我的好朋友、在广东小有名气的城市研究者孙不熟先生近日写了一篇文章说,从大湾区看,香港是窗口,负责吸引外面的目光,广州是客厅,负责展示大湾区风采,深圳是厨房,负责制作和提供需要的用品。这个比喻很有意思,值得琢磨,但是,小孙忘了一点,中央可不是让深圳钻进厨房里闷声做配菜,而是让它在中国的大前台搞先行示范,先行和示范的内容全是全世界高大上的产业、体制和文明,真的是厨房放不下的东西,而且,中央明确讲了,深圳的最终目标就是:全球标杆城市!这个东西恐怕至少是要放到客厅里面的吧?甚至要放到外面的世界大广场上向全球展示了。所以,广州面对深圳的先行示范区,心情有点复杂,将来会有很多直接竞争的动作,这是必然的,甚至说是正常的,广深两个兄弟之间,个头差不多,总是要有竞争的,深圳对此非常清楚,关键是,如何让单纯竞争变为竞合,而不是让恶性竞争伤及各自,这点很重要。

第四道坎:民生短板。

大家都清楚,深圳的底气主要来自科技创新,来自经济成长。说起这些东西来,深圳是眉飞色舞。但是,最拖深圳后腿的恰恰是民生领域,比如:教育、医疗、住房等等,说起这些,深圳可谓是英雄气短啊。前不久,深圳还闹出一个全国教育口都找不到的“不可思议”事件:中考后,深圳有50%以上的考生由于学位缺口,无法在深圳读高中!在这种事情面前,深圳的所有辉煌、所有高大上,都不值得炫耀了。孩子们没有未来了,城市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这次意见,专门提到扩大中小学教育规模,高质量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可见,连中央都着急了,深圳未来几年必须恶补高中教育短板!

深圳年轻人多,对老年人的关照度就不够,最重要的就是医疗条件。2000多万人的超大城市,医院数量、医疗水平竟然比不上内地一个普通的省会城市,凡有重大疾病,很多人想到的就是去香港、广州、北京,这实在是深圳的悲哀啊!更有严重的住房问题,土地紧缺,带来的就是住房供应跟不上,四十年了,深圳地面上总共盖了1060万套房子,其中拥有房产证的仅仅230万套(含185万套商品住房、45万套保障性住房),其他800多万套都是城中村房、农民房、小产权房、集资房、军产房、集体宿舍等等,都没有个人房产证!现在意见又说了,让港澳同胞在深圳居住要享受市民待遇,这真是火上浇油啊,深圳二次房改,到2035年才能提供170万套各类住房,远远不够!深圳还得想办法,主要还不是填海造房啊、到临深去买房啊,主要还是要靠自己解决。总之,重大民生问题不认真解决,深圳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就会严重不平衡,先行示范区这块牌子就扛不住,这道坎尽管很高,深圳也必须想尽办法跳过去。

第五道坎:执行力。

首先我要说,深圳一向以来执行中央政策都很给力,都很认真负责。但是,“执行力”的内涵更加丰富,它包含五个方面,其一是主体的执行意愿,其二是主体的执行能力,其三是执行的客观条件,其四是执行过程,其五是执行结果。面对意见提出的如此宏大的先行示范区发展内容,首先讲,深圳决策层的执行意愿是非常强烈的,都想抓住这样一个超级机会,推动深圳再上新台阶,从历史经验看,政府的执行能力也是非常强的,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出色地执行并完成如此繁重的战略任务,这需要定力、智力和平衡力,很不容易。另外,深圳的自身条件以及国内外环境总体上是有利于先行示范区推进的,但客观说,阻力也不小,深圳必须理性应对。从执行过程看,中央定的发展流程是三步走,眼下重点是如何走好最初的6年多,就是从现在开始,到2025年,这个阶段是奠定基础的过程,能否走好极为关键,比如在深圳最牛的科技创新方面,事实上,国内北上广乃至若干二线城市都有宏大的发展规划,不少指标,例如人工智能领域的指标,深圳并不占优,需要引起深圳高度警惕。最后看,中央给出一个到本世纪中叶的超级目标:全球标杆城市,这可不是说着玩的,深圳要从现在开始就比照世界先锋城市去执行操作,这得拿出多大的勇气、智慧和能量才能跟得上啊。深圳得时刻比对、追赶,才能真正抵达那个无与伦比的执行结果和发展目标。这些都是深圳的执行力问题,也是一道躲不过去的大坎,就是:能否扎扎实实落实执行力。

好了,说了五道坎,是不是真的坎,深圳自己清楚。因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政策和名分都给到深圳了,剩下的就是看落实了。我完全相信深圳的决心和信心,也充分相信深圳克服困难、逾越门坎、砥砺前行的意志和行动。毕竟,四十年经济特区的风风雨雨都过来了,再来一个三十年的先行示范区试验,深圳当然是喜接大礼,迎风面对,坦然上路!

 

声明:本文转载自宋丁视点,找房侠主要用于供给大家学习、交流。我们尊重原创作者和单位,若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直接留言或电话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刻删除。